2018年4月19日 星期四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48期春季號-2:在受傷的路上,帶來微光的陪伴者—詹淑芬臨床心理師


專訪:詹淑芬臨床心理師
採訪/撰文:洪怡婷臨床心理師

民國九十五年的一場個案研討會,終場時原本要以一首歌作為結尾,但講者卻遍尋不著準備好的CD片,急中生智下,講者說:「對啊,有時候我們的孩子就像我準備好的CD一樣,我準備好了,但他可能不會照著我的路走,他就是可能會不見,但我可能需要的還是什麼?就還是要把CD找出來,這就是here and now的概念...所以它也反應:「我們需要一個什麼樣的心?」當年,台灣的學校心理資源缺乏,一場個案研討會議中,讓同樣從事助人工作的聽者們理解且感同身受,即使沒有這些資源,即使做得辛苦,仍彼此勉勵要努力地為孩子找到各種可能的幫助。

從事心理工作近二十年的詹淑芬臨床心理師,怎麽踏上為孩子發聲的這條路上呢?詹心理師自述自己幸運地有非常扎實的專業訓練背景,包含在精神科、復健科、慢性精神病房等醫療單位工作,在九二一地震後亦投入災後心理服務等,逐漸地走入了心理創傷復原的這個領域,詹心理師回憶起這些工作經驗,她表示其實很多時候是在協助處理「失落」的議題,像是中風病人面臨失去原有身體能力的失落感、早期療育的家長面對孩子罹病的失落感、受災的民眾面對災難帶來生活劇變的失落感。

過往的專業訓練使詹心理師更有勇氣與能力踏入一個更艱難的領域協助性侵害受害者。「性侵害受害者無所不在。」各種家庭環境背景都可能發生,包含父母親的經濟地位、教養方式,也與孩子的年紀、智力能力等沒有絕對的關連性。詹心理師慎重地表示,相對地,這也反映出加害者也同樣無所不在,不一定是我們認知中所謂的『壞人』,也許就是家人、老師、伴侶或是受害者曾經相信的大人。這也是在協助受害者當中,許多心理歷程中常見到的心理困難,對家內亂倫的受害幼童來說,他需要面對受創事件發生後,如何思考到底對方是愛我的?還是害我的?這樣的矛盾感,使得幼童內心世界出現混亂,同時也影響孩子未來的性格、人際及親密關係等

身為一位專業的臨床心理師,詹心理師很清楚這些協助的歷程該怎麼進行。陪伴的能力是十分重要的,需要有脈絡地理解個案的心理狀態。透過一次又一次的治療療程,與個案建立起良好的治療關係,使得個案能夠有足夠的安全感。在過程中理解孩子的感受,體會他的心理困境,再協助孩子用適切的方式做表達。詹心理師認為,許多負面的情緒感受是被允許的,包含悲傷、生氣、怨恨等,孩子們也許用沈默、摔玩具、破壞、哭泣的方式表達。但許多孩子身邊的大人會認為,只要不和孩子聊這些事情就好,只要不再提起這些事情,日子就可以繼續過下去。然而,孩子不說,並不代表真的沒事。回憶事件可能帶來巨大的痛苦,但是透過心理治療一次又一次的協助下,逐漸找回生活的力量,使孩子能夠清楚地知道「這個人是愛我的,但我可以說不要。」。

對孩子來說,是否原諒對方不只是單純形式上的議題而已。詹心理師問:「原諒加害者,這些痛苦就能夠結束了嗎?」然而,有時候孩子或許在不得不的情況下,接受對方的歉意。假設加害者是孩子的父親時,孩子可能的思考是「那這樣爸爸是不是就不會被關了?」對被迫離家另作安置的孩子來說「如果我原諒他,我是不是就可以回家了?」這些受傷的孩子,是極需要有人能夠給穩定而適切的陪伴,臨床心理師的工作,就是協助孩子找到孩子他們自己內心真正的答案。


但有時候工作的困難是在於與「系統」合作,畢竟孩子身邊圍繞的大人太多了。影響孩子是否在事件之後接受適當的處理,身邊的大人是關鍵。通常在進行孩子的心理治療會採取遊戲的方式,但有的時候不理解的大人,可能會認為這只是在「玩」,甚至有時候會以是否參加治療作為管教孩子的條件,家長可能會說「你不乖,那就不能去找詹心理師。」或者有時候家長安排活動,讓孩子做選擇「你要跟家裡去遊樂園,還是要去找詹心理師?」不僅只是家長,有時候學校老師在不清楚情況之下,有可能也影響了孩子在心理治療中該有的要素。這部分也是臨床心理師工作的一環,協助孩子身邊的大人,讓這些大人成為孩子的重要助力。

即便這個領域的工作充滿挑戰性,但也在這個領域當中看到許多一起努力的助人工作者,這是需要許多人共同打拼的。詹心理師說:
“我不孤單。
每個人在他的專業領域都在讓世界更好...
我們都在做,
只是我們不一定看得到...
可是大家都在用他的專業做這件事。”-

而那場研討會中,原本要播放的歌曲其歌詞是這麼寫的:

天皇皇,地皇皇  無邊無際太平洋
左思想,右思量  出路(希望)在何方
天茫茫,地茫茫  無親無戚靠台郎
月光光,心慌慌  故鄉在遠方

朋友班,識字班  走出角落不孤單
識字班,姊妹班  讀書(識字)相聯伴
姊妹班,合作班  互信互愛相救難
合作班,連四方  日久他鄉是故鄉


—交工樂隊《日久他鄉是故鄉》



-詹淑芬臨床心理師簡歷-

現任
助人心理治療所 所長
衛福部北區兒童之家臨床心理師
桃園市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心理顧問
桃園市臨床心理師公會理事
桃園市政府教育局特殊教育專業團隊臨床心理師
桃園市特殊教育學生鑑定及就學輔導會委員

學歷
中原大學心理學系碩士班碩士

經歷
銘傳大學諮商與工商心理學系 兼任講師
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復健科臨床心理師
台灣兒童暨家庭扶助基金會心理創傷復原服務臨床心理師

伊甸社會福利基金會兒童早期療育團隊臨床心理師






本篇Blogger版面編輯| 饒家榮 臨床心理師

編輯 | 出版發行委員會
聯絡 | 臨床心理師全國聯合會信箱 service@atcp.org.tw

FB粉絲專頁 |【心理誌PsychoLife

2018年3月5日 星期一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48期春季號-1:「衛福部閃亮新人獎」得主Part 2 桃園療養院 謝文菁臨床心理師專訪


圖片出處:https://www.vebofiera.com/
採訪者/ 洪怡婷臨床心理師
受訪者/ 謝文菁臨床心理師

這一期很榮幸可以邀請到衛福部優良醫事人員閃亮新人獎得主 謝文菁臨床心理師來談談她的執業經驗。

1:可以請您跟讀者介紹一下您的「臨床心理師」的經歷。 

從學校畢業後最先接觸的臨床工作是在綜合醫院的神經內科擔任臨床心理師,主要的工作
內容是從事失智症評估,那時候接觸最多的個案就是老人和成人,而我對失智症的專業知
識、臨床經驗及興趣也是在那個時候培養出來的。在神內工作的半年期間,除了評估老人
個案之外,更常要面對的是家屬的照護壓力,失智症患者的家屬往往因為全天候的照顧陪
伴、身分角色的轉換衝擊、親友的質疑或指責等因素而衍伸許多情緒困擾,除了提供家屬
相關衛教之外,我也能體會家屬面對摯親摯愛逐漸退化的無力,有時候覺得自己的專業能
力十分有限。在神經內科的日子很短暫,就轉換到桃園療養院工作,至今已有四年時間。
在精神專科醫院工作,所接觸的工作內容很多元,除了過去熟悉的老人與成人的心理衡鑑
評估、心理治療之外,也接觸到兒童、司法、成癮戒治、社區衛生教育等領域,所以接觸
到的個案層面相當廣泛。然而,在這當中最吸引我的就是司法鑑定評估,或許是因為我很
喜歡看犯罪、推理相關的小說或節目,透過司法鑑定評估,我可以直接的去面對犯罪加害
人,並透過評估工具去瞭解個案的人格特質、精神症狀,以釐清犯罪當下的精神狀態與心
理歷程,這比精神症狀的評估更具挑戰性,也由於這份工作內容的多樣性和高挑戰性,讓
我不知不覺地度過了四年的臨床實務工作。

2:衛福部每年會針對表現優良的醫事人員進行表揚,可以請您分享一下你獲得閃亮新人
      獎的感想嗎? 

閃亮新人獎是頒發給衛服部部立醫院中工作年資少於三年的所有從業人員,在得知被提名
並獲獎時,非常感謝主管與院內長官對自己的肯定,也希望藉由這樣的肯定來勉勵自己,
除了在專業方面能更加精進之外,亦不要忘記當初決定從事臨床工作的那份熱情。

3:您可以對未來有興趣從事臨床心裡工作的後輩給予一些建議嗎?

最初雖然在一個懵懂不知的狀況下進入心理系就讀,但在老師的教導下開啟我對心理學的
興趣,而在學習的過程中,我慢慢的發現學習心理學讓我可以更加瞭解、覺察自己的內在
狀態,再透過心理學的專業知識來幫助自己面對生活中遇到的挫折和壓力,先撇開臨床心
理師的職稱,這樣的學習和養成過程對每個有興趣鑽研心理學的人都是一個很好的幫助。
然而,在目前的就業職場中,臨床心理師已處在飽和的階段,未來有志從事臨床的人在離
開學校到進入職場工作可能會經歷一段漫長的等待期,在這段期間難免會產生的挫
折、自我懷疑等感受,這時或許可以藉由所學到的知識技能來給自己正向鼓勵,勇敢面對
求職過程的壓力。然在進入職場之後也是一大挑戰,因為醫院職場環境與在學校所認知、
理解到的工作情境會有些落差,須要花時間和力氣去磨合、調整,才能在自己的理想期待
與現實環境中取得一個平衡點。

4:以一個臨床心理工作者的角度,您會想要提供讀者大眾哪些心理衛生相關資訊?

    在過去,多數人對於精神疾病、精神科普遍存在一些汙名化或刻板印象,而現在因政府民  
    間機構一直推廣心理健康的概念,民眾也漸漸意識到心理健康的重要性,再加上媒體、
    路訊息傳遞迅速,所以大眾對於到精神醫療就診的接受度提高,亦會自行上網搜尋相關
    息。不過,由於網路訊息繁多、真假難分,為避免民眾誤解並延誤就醫時機,建議有需
    的民眾可至身心診所、醫院的精神科尋求專業醫療協助,以獲取較正確的醫療觀念。現
    的精神醫療機構除了處理精神疾病之外,還提供情緒管理、壓力調適、失眠評估、放鬆
    練、疾病衛教、藥物和酒精成癮戒治、親職教養或婚姻諮詢、社交技巧訓練等服務,若
    上述困擾的民眾也可前往尋求協助,為自己的煩惱找到另一個出路。
    



受訪者: 
謝文菁臨床心理師

 
中原大學心理學研究所

 
桃園療養院 臨床心理師










本篇Blogger版面編輯| 辜煒焉 臨床心理師


編輯 | 出版發行委員會
聯絡 | 臨床心理師全國聯合會信箱 service@atcp.org.tw

FB粉絲專頁 |【心理誌PsychoLife

2018年1月17日 星期三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47期秋季號-5:專訪運動心理學-鄭溫暖教授

受訪者:鄭溫暖 教授
採訪/撰文:王韻齡 臨床心理師

這次很難得能訪問到國內非常專業的運動心理學老師鄭溫暖教授鄭教授從事運動心理諮詢老師有非常多年的經驗,也曾經多次隨奧運團隊出國比賽鄭老師當初是如何跨入這目前對一般大眾都還是十分陌生的運動心理學領域呢在這麼多年的經驗中,鄭老師有什麼精彩的故事可以跟我們分享呢請看以下的訪問

如何進入運動心理學的領域

我是台大心理系畢業的後來去榮總神經內科從事失智方面的研究工作接著我去了國唸公共衛生後來畢業在美東醫學重鎮持續失智和阿茲海默等相關工作。後來因緣際會回到台灣在長庚醫院精神科工作同時也涉足媒體相關工作在長庚大學雖然那時候差一點要去媒體界發展,但家人覺得長庚才算是正職),所以也就一直到我先生計畫出國進修離職,但出國的行程卻意外產生變化,於是閒來無事的我就在國科會徵才資訊中注意到一份工作,吸引我的原因是離我家開車居然不用五分鐘工作的條件就是運動心理和國外碩士去面試時也不知道什麼是運動心理學,結果幸運的被錄取了也因此開啟了我進入國家運動選手訓練中心從事心理工作的大門我在這領域完全是從零開始,對運動僅有觀賞的興趣而對運動心理學及服務的對象(運動教練及運動員)更是毫無頭緒。但當時並不感到焦慮倒是感到好奇與有趣

從事運動心理諮詢老師的人需要很會運動嗎有沒有什麼是必要條件

我覺得不見得要很會運動必須不排斥運動興趣是最好至少有興趣看比賽因為主要的工作對象就是運動員,在對話中會提到運動訓練或比賽相關話題如果對運動賽事毫無興趣對談很難產生火花。

當年工作時台灣有二個國手訓練中心北部在林口體育大學叫北訓(已經結束運作)南部在高雄左營叫左訓(目前稱國訓中心)當時將近兩年的時間運動科學組裡只有我一個心理研究員同時負責北訓及左訓的國家運動代表隊雖然常兩邊跑大量接觸台灣層級最高的選手與教練讓我有很好的學習機會,再加上蠻頻繁地跟著出國比賽這樣的經驗尤其是出國比賽還是新手的我很有幫忙,因為可以親身觀察瞭解選手與教練在整個國際級比賽過程所經歷的高度壓力與反應並可在現場提供及時協助。

台灣目前有訓練運動心理師的單位嗎

有一個台灣運動心理學會,大概每一二年會舉辦一期訓練課程(費用約一萬多)包括很密集的周末課程,通常都開在寒暑假,課程結束後要參加考試之後須完成實習(通常找學校運動隊或是有認識的教練所帶的運動去實習)最後通過督導的考核學會即會頒發運動心理諮詢老師認證雖然跟內政部認證無關這份認證是通過專業訓練的資歷有運動心理諮詢老師的職缺時有認證的學員就有絕對的競爭力。詳細的課程資訊可以上台灣運動心理學會網站查詢。

運動心理諮詢師在實際工作上的內容是什麼

"我們工作最主要的目標是提昇選手的心理素質幫助選手們在比賽壓力下有好的表現。" 

台灣有各種層級的運動隊個人在這份工作上大多是輔導奧運亞運級選手,到後期通常選擇只輔導一位選手因為一對一的選手輔導比較有充分的時間來提供深入的協助成功的輔導一定要有教練的支持,所以配合教練並建立默契也是很重要的。運動心理諮詢老師有時與組織心理顧問師的工作相似,因為除了一對一的諮詢包括了整體團隊成員瞭解與協助包括隊員之間教練和選手間運動心理諮詢老師要怎麼幫忙大家合作又要中立不能偏頗是這個工作上十分有挑戰的部分

另外,在長期訓練產生瓶頸或倦怠時幫忙選手提升訓練動機。不同層級(世界級或學校級等)或不同項目的運動隊(個人或團體等)會有不同的心理相關問題,如果像我所輔導的亞奧運國家級選手怎麼幫助他們調適比賽相關的心理壓力在比賽時發揮自己的運動實力就是最重要的工作內容。


從事運動心理諮詢老師這麼多年來,有沒有讓您印象深刻的事例,可以跟我們分享

記得早期第一次跟著出國參加世界盃比賽,我們這隊在第一天意外的很慘但隔天還有最後幾場比賽晚上在飯店教練打了電話說所有選手和家長都在他的房間等我過去說說話。當時也沒有什麼想法,知道氣氛是低迷的感覺講什麼都效果有限因為第二天的比賽實在不能再輸去了大家聚集的房間一群人都在那裡等我,當下我並不想說加油或平常心等這樣平凡無奇的話閒聊間有人提到我會看手相算命於是大夥兒一個個過來我幫他們看手相大家聚精會神地聽我說某某某會交兩個男朋友等等,整個晚上就在輕鬆的談命看相的歡鬧氣氛下度過了。結果隔天的比賽大獲全勝。其中一位拿金牌的選手說那晚是他多年參賽經驗中最輕鬆的一個晚上因為幾乎忘了第二天有不能輸的比賽那晚我做的其實是一種休閒治療就是採用一種休閒活動來調適身心的壓力這是運動心理諮詢老師工作很有意思的部分,什麼時刻我們要激勵鼓舞選手什麼時候要讓選手們儘量放輕鬆像這個例子有的時候放輕鬆反而會讓表現更好

目前在台灣比較資深的運動心理諮詢老師有多少位收入大概多少

很有自信與工作效能的運動心理老師目前我粗估應該不到十位因為台灣運動或體育上並沒有投注太多的資源,這個專業在台灣並不容易找到穩定的工作專職的運動心理老師只有國訓中心聘請的一二個職缺,曾有職棒球隊聘請過一位跟隊協助,但大部分職業選手們沒有聘請心理輔導師的經費或習慣。所以一般來說都是兼差的工作性質較多(論件或依鐘點計酬)教育部體育署或以前體委會常針對大型比賽(亞奧運等)所組織的運動科學委員會,所聘請的費用標準是運動心理諮詢二千元,外加長程交通費。所以大都聘請大專院校運動心理教授在課餘時間幫忙

目前在學校若學生對運動心理學有興趣通常上課的內容會是什麼

運動心理師包括了情緒、動機壓力調適團體動力以及各種心理技能訓練(例如意象專注放鬆訓練)另外我覺得運動心理諮詢老師也可以學習休閒治療對於選手也有很大的幫助也鼓勵大家若是想從事運動心理諮詢老師的工作除了心理學部分的訓練對於各項的運動不用專精但要有一些基本的認識像是比賽的規則等等最好喜歡看比賽並關注相關新聞或資訊如果也從事運動更佳例如若輔導高爾夫選手自己也打高爾夫最好這樣就可以直接進入選手的世界溝通

===
採訪心得
老實說看到鄭教授本人和我想像的真的不太一樣,因為老師年輕又美麗我原本以為做一位運動心理諮詢老師可能是很會運動或是有點運動員的樣貌沒有想到老師十分的有氣質和這次訪問老師真的收穫很大,讓我從完全不理解運動心理諮詢老師工作內容到現在大概能了解其中的工作以及背景概念真的獲益良多




      
Wen-Nuan Kara Cheng






英國班格大學 健康與運動科學學院 哲學博士
美國約翰霍浦金斯大學 公共衛生學院 心理衛生系碩士 (MHS)
國立台灣大學 心理系 學士

台北市立大學休閒運動管理系暨碩士班專任教授
台北市立大學競技運動研究所博士班兼任教授
台北市立大學運動科學研究所兼任教授

專長領域
運動心理學、焦慮與表現、壓力與因應、心理諮商與輔導、心理測量與編製、休閒治療

工作經歷
台北市立體育學院兼任心理輔導組組長
中華民國體育運動總會北部國家選手訓練中心 運動科學組組長
台北長庚紀念醫院精神科臨床心理師/長庚大學醫學院護理系兼任講師
美國約翰霍浦金斯大學醫學院附屬醫院神經科 神經心理臨床研究助理
台北榮民總醫院神經醫學中心 神經內科主任研究暨總行政助理

台灣運動心理學會運動心理諮商及訓練委員會課程講師及督導委員
行政院體育委員會運動人才培訓暨奧亞運運動科學專案心理委員
台北市立大學及國立體育大學運動心理諮商專業督導課程講師
2017世大運台灣優秀運動員運動科學支援計劃專案-北區運動心理輔導計劃與執行負責人



本篇Blogger版面編輯| 饒家榮 臨床心理師


編輯 | 出版發行委員會
聯絡 | 臨床心理師全國聯合會信箱 service@atcp.org.tw
FB粉絲專頁 |【心理誌PsychoLife

2017年12月21日 星期四

心理誌 PsychoLife 第47期秋季號-4:做一個「像在巷口賣牛肉麵」的臨床心理師

做一個「像在巷口賣牛肉麵」的臨床心理師
















受訪者: 陳致豪臨床心理師
採訪/撰文:洪怡婷臨床心理師                                                                                                                           
    
   身為在社區服務的臨床心理師,陳致豪謙遜低調,只想專注地聽見個案在治療室中的話語,甚少提供治療室以外的服務。只因為他認為,隨著工作經驗的累積,他更增加了對自我的認識,發現其實很多事情不見得是自己做得來的。即便看著其他同業在公眾面前發光發熱,他卻反收斂起來,投入在自己搭建的小舞台上,展現自己也更靠近自己。

從事某些行業的要求是離自己有些距離的,但從事心理治療的工作,卻是離自己越來越近。」富有自己的一套人生觀,陳致豪心理師侃侃而談,分享著他對於臨床心理師這個行業的想法。過去曾任精神專科醫院心理科主任,但為了更靠近民眾、提供更多元的服務,而轉身離開熟悉的醫療機構領域,踏入社區。不那麼計較收費,只想要發揮更多服務的可能性,提供專業給所需要的人們。

     一開始也是在懵懂的情況下,進入心理系就讀,雖然陳心理師說,自己如果沒念心理系,應該會是念相關或機械類的科系吧!在大學放榜被長輩告知是考上了台大心理系時,陳心理師還想著:「我有填那個志願嗎?」或許是命運當中有所安排,學習了臨床心理學之後,反倒是讓自己跟自己越來越靠近。運用心理學基礎的心理治療服務,讓陳心理師感受到,他更能感覺到自己,也更能夠尊重「人」的價值,而這也是做有療效的心理治療之必要條件。

    在心理師界當中,陳心理師屬於中生代,但卻有著深沉的服務哲學。「看重一個人的本質,而不是他的『問題』。」陳心理師溫暖而誠懇地陳述著理念,他認為,對他來說許多來求助的民眾,即便在大型的精神專科醫院,或在社區當中的診所或基金會,驅使他們前來接受協助的原因是大同小異。很多時候民眾只是暫時性的在生命當中遭遇困難,暫時性在人生路途中卡住、迷路,心理師的服務僅是陪伴、協助打開通道,讓他們能夠過得更順心滿意。心理師不是一個指導者或老師,不是每個前來的求助者都喜歡被指導、被教導生命要怎麼過下去;因此在當下專注地接住個案的感受,顯得格外重要。所以,為了要讓自己打開傾聽的耳朵,陳心理師選擇做一個「在巷子口低調地賣著牛肉麵的心理師;不需要販售上國宴高貴的牛肉麵,不需要額外的光環,不需要刻意地在各大場合表現。他只想多賣幾份服務給需要的人,把時間和精力留給每位踏入治療室的民眾,謙和地用他精心製作的餐點,真真實實、原汁原味餵飽前來的人們就好。

   「治療的態度才是重點,治療的技術仍然只是技術。例如:為什麼從日本來的拉麵,到台灣總是味道差了一些,使用同樣的麵條、配菜,但味道就是撐不起來?因重點在於湯頭!」對於「人」、「生命」抱持什麼樣的態度、價值觀?是陳致豪心理師這一路走來時時刻刻自我省思的議題。面對民眾所遭遇的挫折,陳心理師抱持的想法是「人沒有挫折,就難以成長。挫折會使人成長!」在服務的經驗當中,他看到許多民眾是在痛到一個夠痛的程度才來求助;因此看著許多人在過程當中痛苦與掙扎,但卻也看到這樣的痛楚,讓一個人更多的改變,創造更多生命的可能性。





「我們每天都會花時間刷牙,大概很少人是不注重口腔潔牙的。我們會每天做『牙齒的保養』;但,我們每天會花時間照顧我們自己內心的需要嗎?我們會每天花時間做『心理的保養』嗎?」


在許多時候,我們常常忽略了看不見的心理需要,因此他誠心地建議民眾,如果可以的話,每天花個五分鐘,和自己說說話、問候自己,所花費的時間不會很多,甚至就利用刷牙的時間即可。自我對話及關心自己,是陳心理師每天在繁忙工作後一定要做的事情,因臨床心理師也是「人」啊!陳心理師同時提醒民眾「我們都有需要別人的時候,請容許自己接受別人的協助!」若社會大眾能夠有更多這樣「心理保養」的觀念,願意尋求具備心理科學基礎的專業協助,那麼「人」可以變得更加自在而自信,生命會走向更寬闊且豐富的道路!


陳致豪臨床心理師

現職
• 加惠心理諮商文教基金會 臨床心理師 
• 旭立心理諮商中心 臨床心理師
• 心禾診所 臨床心理師
• 國際澄心聚焦學會認證澄心導師(TIFI, The International Focusing Institute Certified Trainer)
經歷

• 三軍總醫院北投分院(原國軍北投醫院)臨床心理師 • 國軍北投醫院 心理科主任  

• 淡江大學 兼任輔導老師  

• 臺北巿政府自殺防治中心 自殺防治守門人種子講師  

• 淡江大學中等學校教師第二專長輔導學分班兼任講師


學歷

• 國立台灣大學心理學研究所碩士








本篇Blogger版面編輯| 辜煒焉 臨床心理師


編輯 | 出版發行委員會
聯絡 | 臨床心理師全國聯合會信箱 service@atcp.org.tw
FB粉絲專頁 |【心理誌PsychoLife